首页政治—正文
李干杰调任山东背后,这个导向你注意到了么?
2020年04月20日 10:06 来源:东岳客

  官员考核“唯GDP论”的风气变了。

  4月17日上午,山东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经过表决,决定接受龚正辞去山东省省长职务请求;决定任命李干杰为山东省副省长,决定李干杰为山东省代理省长。

  十八大以来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环保干部升任地方“一把手”的职位。

  过去,环保干部被称为“站得住的顶不住,顶得住的站不住”,到了这一职位似乎要么“下台”,要么平调,很难晋升。如今,这一风气正在悄然发生改变。

  环保干部频频出任地方“一把手”,释放出一个积极的信号:绿色成绩单也是政绩,而且还是比GDP更好的政绩,生态环保工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已经更加重要了。

  01 

  从部委“一把手”到地方大员

  履新山东后,李干杰很快进入工作节奏。4月14日上午,他出席山东省委新冠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(指挥部)工作会议并讲话。这是他赴山东履新后首次公开出席会议并讲话,并且有了两个“新职务”:省政府党组书记、省委新冠肺炎疫情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组长。

  下午,他主持召开了山东省委经济运行应急保障指挥部第八次会议,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,调度分析当前经济运行情况,研究解决存在的突出问题,安排部署下一步工作。

  此后几日,李干杰连续出席了山东省委机构编制委员会第五次会议、省委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第二次会议、省总湾长会议、省重点项目专题调度会等重要会议。

  目前,山东省政府领导包括“一正八副一秘书长”:副省长、代省长李干杰,常务副省长王书坚,副省长凌文、于国安、任爱荣、孙继业、于杰、范华平和刘强,秘书长申长友。

  让我们把时间倒回到十九大的“压轴”新闻发布会,主题是“绿色发展”。

  2017年10月23日,北京梅地亚中心,时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、环保部部长李干杰出席新闻发布会,介绍践行绿色发展理念,建设美丽中国有关情况,并回答记者提问。

  自从2017年6月担任环保部部长以来,李干杰还是第一次出席“两会”、十九大这样级别的记者发布会。无论是相比前任“网红部长”陈吉宁,还是同场的“中央智囊”杨伟民,他的履历都稍显逊色。人们只知道,这位1964年11月出生的部长是当时国务院组成部门一把手中最年轻的一个。

  作为记者会的“首秀”,李干杰的表现还不错。即使被问到“乡村振兴”这样冷门的话题,也能随口说出“中央财政投入375亿元,整治11万个村庄,2亿农村人口从中受益”等一大串数字,显示了对环保工作的熟悉。而在杨伟民提到“有些观点环保部可能有不同意见”时,他也能立刻微笑着做出回应,“完全同意伟民主任所做的分析判断”,显得应变很快。

  他的前任陈吉宁,人称“强势部长”,上任以来大刀阔斧地推行环评等改革,给环保工作带来不少新气象。相比陈吉宁,李干杰没有自带“学者型官员”的光环,此前主要在环保系统内部任职,公众了解不多。上任之初,还有人对他的未来工作轨迹给出预判——萧规曹随。

  不过,随后两年多的事实证明,李干杰的工作可不仅仅是“萧规曹随”这么简单。

  2017年年底,上任才半年,李干杰就迎来了“大气十条”的终期考核,这在当年可几乎是一个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。最终结果,“大气十条”顺利完成,创造了一个不小的奇迹。

  从2018年开始,李干杰又迎来了一项新任务——污染防治攻坚战。这次不仅仅是“蓝天保卫战”了,还扩大到“碧水保卫战”和“净土保卫战”,其中包含“7+4”个战役,范围进一步扩大。

  11场战役,内容不同,难度各异,期间还夹杂着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等,生态环境部的工作一下子比以前忙了很多。黑臭水体整治专项行动还没结束,水源地督查的通知就来了。中央环保督察“回头看”刚刚结束,第三轮黑臭水体整治专项行动又要开始了。

  这么多的战役打起来,遭受到的抵触也可想而知。2018年下半年,有关“环保一刀切”“环保影响经济”等的争议就尘嚣甚上,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矛盾进入白热化时期。

  不过,最终生态环境部还是顶住了压力,工作持续开展,取得了不错的成就。就拿北京市的蓝天来说,PM2.5年均浓度已从2017年的58微克/立方米,进一步下降到2019年的42微克/立方米,空气质量持续向好。

  有人说,李干杰与陈吉宁最大的区别可能是“精细化”。陈部长属于“学者型官员”,理论功底扎实,执行时也毫不含糊。而李干杰则长期在环保系统内部任职,更了解底层的情况,出台的政策也有更强的可操作性和可实施性,更加“精细化”。

  正是因为其在环境部部长任上的出色成绩,4月9日,李干杰履新山东,完成了由部委“一把手”到地方大员的转变。

  02 

  绿色成绩单也是政绩

  事实上,如果对环保系统的人事任免稍加留意,就会发现,环保干部升任地方“一把手”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多了。

  李干杰之前,上一任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就升任北京市代市长,后来又担任北京市市长一职。

  地方的例子更多:

  最新的一个案例则是,4月7日,原山东省生态环境厅党组书记、厅长王安德被任命为了临沂市委委员、常委、书记。

  就在几年以前,环保系统内部还流传着一个说法,叫做环保局长“站得住的顶不住,顶得住的站不住”,意思就是环保工作压力大,升迁困难,被问责的风险还很大。

 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,2010年,安徽省固镇县环保局曾有6名干部遭到县政府停职,原因竟然是“一个月去一家企业进行了三次执法检查,影响了当地的发展环境”。

  这个现在看起来颇有些“黑色幽默”味道的案例,在当时则是普遍现象。直到2014年,曾担任乐山市委书记,后来又转任四川省环保厅长的姜晓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还表示,环保厅长这个岗位几乎没有上升空间,这并非他个人消极,而是环保工作的特殊性决定的,与个人的素质和能力没有太大关系。

  他说,做环保工作,你只有两条路可选:要么失职,要么得罪人。无论你选择那一条路,结局都是很难看到政绩。群众不太可能拥护你,因为有太多环境问题短期内解决不了,企业不会拥护你,地方官员也未必拥护你,这些都必然影响你。

  “如果你特别追求仕途的进步,最需要做的就是赶快离开环保局。”他说。

  从2014到2020年,短短几年之间,环保官员的这种尴尬处境就已经悄然发生改变,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环保干部升任地方“一把手”,只要表现出色,环保干部也一样可以得到任用。

  这传递出一个积极的信号:绿色成绩单也是政绩,而且还是比GDP更好的政绩。考核“指挥棒”的变化也进一步说明,生态环保工作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已经更加重要了。

  未来,生态环保工作仍将进一步深化,并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占据更加重要的地位。

  来源:综合环保圈、大众日报客户端

编辑:孙婷婷